寻访红色印记,传承红色基因 | 寻访百名党员——常书鸿:魂系敦煌,大漠戈壁中的瑰宝守护者

时间:2021-03-24浏览:10设置

寻访百名党员,传递红色故事: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通过走访故居、交流访谈、查阅资料等方式,挖掘红色故事,力求以生动的笔触记录党员的先进事迹,并集结成册,形成红色寻访集。寻访对象可以包括为中国共产党成立和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共产党员,或在各行各业普通而又做出不平凡业绩的共产党员。通过寻访挖掘典型事迹,深入学习优秀共产党员为了理想信念而艰苦奋斗、甘于奉献的时代精神。接下来,请跟随常书鸿先生的故事追溯红色记忆,以今日观昨日,感悟先锋精神;以当下期明日,汲取前行动力。


常书鸿:魂系敦煌,大漠戈壁中的瑰宝守护者

人物介绍

常书鸿(1904-1994年)满姓伊尔根觉罗,浙江杭州人。画家、敦煌艺术研究家。早年曾在浙江省立甲种工业学校(浙江大学前身)学习染织,1927年远赴法国学习西画,1932年毕业于法国里昂国立美术学校,1936年毕业于法国巴黎高等美术专科学校后回到祖国。历任北平艺专教授,国立艺专校务委员、造型部主任、教授,教育部美术教育委员会委员,1943年任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所长。1949年后历任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名誉所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研究员、国家文物局顾问。甘肃省文联主席,第三届、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四届全国文联委员。为敦煌艺术的保护、研究和传播作出了无以替代的贡献,被誉为“敦煌守护神”

根据常书鸿的夙愿,家属将其二百余件画作捐赠给故乡杭州作永久珍藏,为此,浙江省人民政府决定在浙江省博物馆内专设常书鸿美术馆,以志纪念。常书鸿美术馆坐落在浙江省博物馆西湖院区内,位于杭州西湖孤山南麓,东衔白堤和平湖秋月景点,西接西泠印社。两层建筑,幽静雅致。一楼有先生的塑像和生平简介,以及1945年之前的部分作品。二楼设有先生的年表,以及45年以后的部分作品。展厅中展览先生的照片、画笔、颜料和部分书籍奖章等。


意气风发少年,邂逅敦煌一眼万年

常书鸿自幼爱好艺术,但他信奉实业救国的父亲执拗地把他送到工业学校去读书。无奈之下,对绘画心心念念的他只得选择了与绘画有关的染织专业。1927年,在母校的支持和好友的鼓励下,23岁的常书鸿带职自费远赴法国追求自己的艺术梦想。在那里,他把一切时间用来学习法文和绘画技术,并于当年考上了国立里昂美术专科学校。不久,他凭借油画《G夫人像》声名大噪,并获得毕业作品第一名的成绩。同年,常书鸿参加里昂全市油画家赴巴黎深造公费奖金选拔考试,并凭借油画《梳妆》获得第一中选,成为第一个以中法大学学生身份得到这个奖学金的中国人,从而得以转赴巴黎高等美术学校继续深造。

20世纪20-30年代的法国,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硝烟尚未完全散去,各种现代艺术思潮与流派在战后风起云涌。常书鸿在接受学院式严格技法训练的同时,对于新的艺术思潮也有着自己的见解。虽然身在法国,但他始终心系祖国,坚持以写实的造型规律作为艺术表现的基础并着力探索中国情调。这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以写实主义改造中国艺术的主流观念息息相关,也是常书鸿在异国他乡刻苦求学的动力。

1932年油画《怀乡曲》参加里昂春季沙龙获荣誉奖到1936年归国前,常书鸿每年均有画作入选作为法国政府官方展览的里昂和巴黎沙龙展,共获三次金质奖、两次银质奖和一次荣誉奖,并有多幅作品被法国政府收藏。刚过而立之年,就在巴黎举行了个人油画展的常书鸿,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在巴黎的幸福日子对常书鸿来说,就像一张色彩饱和的油画,流光溢彩、熠熠闪光。然而,命运总会有出人意料的安排。

1935年秋,常书鸿在巴黎塞纳河畔的一个旧书摊上,偶然看到一本名为《敦煌石窟图录》的古老线装书。全书共分六册,收集了约400幅有关敦煌石窟和塑像的照片。一眼万年,常书鸿这才知在中国还有这样一座艺术宝库存在。自那一瞥,敦煌和莫高窟的名字刻在了他的心上。荒芜的沙漠里,清冷的殿宇中,他恍然看到了自己苦苦追求已久的东西。他既为这个陌生地方的宏伟与奇美而深感震撼,又为自己身为炎黄子孙却不知这艺术的根源就在祖国而惭愧悲哀。在自传中,他回忆道:“奇迹,这真是奇迹。我是一个倾倒在西洋文化上的人,如今真是惭愧,不知如何忏悔,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竟不知我们中国有这么大规模、这么系统的文化艺术!”

岁月悠悠,黄沙卷地,常书鸿在动荡岁月里的惊鸿一瞥,就此改写他后半生的命运。遵循着心中的声音,他放弃了法国优越的生活条件和工作环境,长途跋涉回到了祖国。负笈归来,常书鸿带回的不仅是西方艺术和美术教育的系统与方法,更是振兴中国艺术和保护敦煌文化的激情与理想。


 “哪怕只剩我一个人,我也要去敦煌!”

战争的阴霾逐渐笼罩世界,动荡、颠沛、破碎、混乱开始支配世界人民。国际环境动乱不堪,埃塞俄比亚沦陷,西班牙内战爆发,轴心国初步形成;国内环境愁云密布,国共初步抗日,西安事变又起。这是1936年,是世界史上动荡不安的一年,也是常书鸿回到阔别了十年的祖国的一年。鉴于纷乱的时局,常书鸿奔赴敦煌的计划暂时搁置了。在战乱中,常书鸿亲眼见证了英、德、法、俄等国的文化窃贼接踵而至,利用反动政府和当地管事者的腐朽昏聩,掠去几万件经卷,精美的壁画也多被用化学涂料剥离后带走,以致敦煌艺术珍品多存于外国馆院,成为中国文化界永远的伤痛。也是在战乱中,常书鸿的爱国之情愈发浓厚,誓要将对祖国的爱恋化为捍卫民族艺术文化的动力,以毕生心力只为守护分毫。1938年,他应教育部聘请,担任了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西画系主任、教授,以一己之力兼顾办学、生活多种事务,在艰难的岁月中依旧坚持弘扬民族艺术的拳拳初心。抗战的硝烟持续弥漫,自1939年起,常书鸿随着国立艺专辗转于江西牯岭、湖南沅陵、贵阳、重庆和昆明等地。其中旅途颠沛,校务繁重,生活和教学设施又极其匮乏,此时的画家,心怀忧愤又肩负着筹备艺专复课的重任,却仍以画笔展现生活中的点滴美好。怀着满腔的创作热情,常书鸿抱着“被压逼着的中国民族,应该寄托艺术,作精神上的呼唤”的信念,创作了《是谁炸毁了我们的》等一批表现民族深重危机的主题画作,并以题材摄取的现实,生活化以及对画面整体感、装饰感的加强,多方位地探索着油画的“中国风格”。

1942年,在各界有识之士的奔走呼吁下,教育部筹划将莫高窟收归国有,建立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时在美术教育委员会任职的常书鸿被提名为筹委会副主任委员。敦煌是中华民族之瑰宝,亦是近代国家灾难之见证。敦煌戈壁在茫茫前方,黄沙漫天恐不知今夕何年;爱国之情于澎湃心间,热血豪迈犹未尽年少之志。于是,刚刚在重庆安定下来的常书鸿毅然接受了这项新的使命,破釜沉舟,向西迈进。


去往敦煌,是一场艺术苦旅,也是一次人生完满

 “到敦煌去!到敦煌去!”这是出征的号角,也是铮铮的誓言。19432月,常书鸿不顾妻子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踏上前往大漠戈壁的征程,他们一行六人由兰州出发,经历了一月又四天的艰苦旅程,终于抵达了位于大漠深处的敦煌莫高窟。见到千佛洞、莫高窟的一瞬间,他从骆驼上一跃而下,像个孩子一样奔跑过去,眼泪夺眶而出,宛如一位归乡的赤子。然而此时的莫高窟,正遭受着自然与人为的双重影响,一片破败与萧索。严峻的境况令常书鸿意识到,敦煌将不仅是他寻求个人艺术完善的灵感之源,更应是他倾尽毕生去守护的瑰宝。怀着深切的使命感,这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转而全身心地投入了一项更为艰苦卓绝的事业——莫高窟的守护、整理与研究。

在盛夏烈日、严冬风雪中,常书鸿骑着骆驼,拖着瘦弱而疲惫的身躯,穿越四十里寸草不生的流沙戈壁去往县城买菜。因为距离遥远,常常还没到住所豆腐便发了酸,肉也开始变质,然而这些从未令他退却。常书鸿曾在书信中写道:“我们所吃过的苦头全都不算什么!也就是说很值!岂止是很值,从看到它的第一眼起我就在心里说,哪怕以后死在这里也值!”

国学大师陈寅恪有言:“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面对这片艺术奇迹,鲜少有人把它当成文物保护,它一度成为流浪者的栖身之所、牧民的避风躲雨之地,幸而常书鸿带领工作人员抵御流沙、清理洞窟、临摹壁画,给予了莫高窟最初和最切实有效的保护。1949年,国民政府曾要求常书鸿带着临摹的画作去往台湾,然而常书鸿却留在了敦煌,他感激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解放全国,并为此选择了共产主义的奋斗方向。在此后近半个世纪的岁月中,虽然遭遇了种种困顿和挫折,常书鸿却坚守住了大漠戈壁,为敦煌的保护与研究做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

他编选出一本本壁画合集,带着临摹作品前往北平展览,以此让更多的国人认识这伟大的民族瑰宝,了解中国还有如此绚烂的艺术。1994年,病危之际的常书鸿躺在北京的病床上,却牵挂着远在敦煌的莫高窟,他拉着女儿的手说道:“我要死在敦煌,以后把我的骨灰送回去。”1994623日,常书鸿安详地闭上了双眼,他的墓地,正对着敦煌莫高窟的九层楼,他也将永远遥望着这片文化宝藏。

千百年以前,无名的僧侣们在石洞中之中忍受孤寂,用画笔完成一生的修行;千百年后,常书鸿选择放下画笔,放弃了成为世界巨匠的前途,默默地来到敦煌。常书鸿的一身尝尽了一家离散、横遭迫害的苦酒,他本可以享受从容优雅的生活,却把一生交给了茫茫大漠,交给了孤寂的月夜和风沙。曾有人问他:“如果来生再到人世,你将选择什么职业呢?”他答道:“我不是佛教徒,不相信转世,但如若真的有来生,我将还是常书鸿,我要去完成那些尚未做完的工作。”在风烛残年之时,回忆这一生,他坚定地说道:“到目前为止,我的人生选择没有错。我没有一件让我后悔事,只是这半个世纪过得太快了,敦煌研究和保护还有那么多事情需要做!”

选择敦煌,是一种历史机遇,也是常书鸿追求一生的精神信仰,他出于爱国主义的激情投身于艺术保护,又在保护艺术的过程中点燃民族文化的薪薪之火,照亮文化传承的杳杳征程。如果没有常书鸿,没人知道敦煌的命运会怎样。他无怨无悔地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这座文化宝库,献给了保护、发扬敦煌的文化事业,献给了祖国的艺术保护。


寻访队员感悟

这短短几小时的常书鸿美术馆参观虽无法淋漓尽致地展示先生伟大的一生,但他热爱祖国、誓死捍卫和弘扬民族艺术的精神却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常书鸿与敦煌之间,是奔赴的故事,是坚守的故事,是奋进的故事。踏出美术馆的那一瞬,似有漫漫黄沙扑面而来。“有时间去敦煌看看吧!去看看这位老党员倾尽一生守护的地方”这一刻,一道声音从心底响起,清晰地回荡在我的脑海。在这个浮躁喧嚣的时代,我们不该忘记这样一位老先生,不该忘记他为了敦煌默默奉献的五十多年。敦煌之盛大,不只在于其艺术境界蔚为壮观,更在于莫高窟人的坚守与创新,常书鸿先生以及后来无数奔赴莫高窟进行文化保护的敦煌人为我们这个时代树立了难能可贵的精神坐标。他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勇于担当、开拓进取,与时间赛跑,全方位保护传承着中华优秀文化,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科学保护和利用贡献着力量。

寻访小组成员:郑 好 张哲宁 蒋童诗语


来源于浙江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初审:程松泉

终审:张 晶


浙江师范大学党员之家版权所有 © 1998-2015
电话:057982298931 电子邮件:dyzj@zjnu.cn
地址:浙江师范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三楼 邮政编码:321004      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