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红色印记,传承红色基因|研学百个基地——细菌战受害区遗址

时间:2021-06-09浏览:10设置

研学百个基地,深植红色教育:每个红色基地都承载着一段光辉历史。通过寻访百个浙江省红色教育基地,挖掘红色文化,录制红色微课,编写有声红色校本教材,推动红色文化进校园进课堂。在寻访过程中,进一步引导师生学习“四史”,加强党性锻炼,坚定理想信念,坚决扛起时代赋予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历史重任,培根铸魂,当好红色基因的传承者、传播者。循着革命前辈的足迹,深入细菌战受害区遗址,走进波澜壮阔的历史,在寻访实践中,迈开青春步伐,传承红色基因。


细菌战受害区遗址

一、基本情况

细菌战受害区遗址,又称细菌战受害区纪念馆。为了让后人永远牢记日寇在这块土地上犯下的滔天罪行,一九九八年清明时节,衢州人民在罗汉井街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区遗址的门外竖立了一块“铭记牌”。随后,以杨大方、吴世根、邱明轩等为代表的细菌战受害者后人又于二〇〇二年六月五日,在罗汉井街五号正式建立侵华日军衢州细菌战受害者纪念馆,以哀悼死难的同胞。


二、历史简介

浙江衢州,这个在细菌战中饱受灾难的千年古城,至今仍在诉说着这段难以忘怀的伤痛。

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衢州便遭到了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房屋被炸毁一百余间,死亡一百六十五人。然而,对这座古城来说,这还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一九四〇年十月四日上午九时,一架侵华日军飞机从东北方向直接飞临衢州城上空。这可恶的飞机盘旋一圈后,便快速俯冲下降至二、三百米的低空,向衢州城内撒下大批麦粒、黄豆、跳蚤、小纸包(每包约有十只跳蚤)等带有鼠疫、霍乱病菌的食品与物品及宣传单。

敌机来回往返撒播两次后飞离衢州。十七天之后,衢州城即发生鼠疫。先是城内罗汉井街五号一户人家的家属郑冬香发病,其孕育的胎儿早产,随后她也死亡。至十二月末,鼠疫疫情已蔓延至衢州全城五十八条街巷、十三个乡镇,致使两千多人因患鼠疫而死,病死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七点五。

据统计,一九四〇年至一九四五年间,侵华日军在衢州发动细菌战,造成衢州各地连续八年传染病大流行,患上传染病者达三十万人以上,死亡五万人以上。衢州人民遭受的这场惨无人道的细菌战,其惨暴之厉、毒害之烈,罄竹难书。


三、历史的控诉

 “我父亲身体一直很好,没想到他也在一九四一年三月下旬病倒了。母亲马上请县卫生院医生来医治,可是没有特效药,病情一天天加重。父亲高烧不退,全身淋巴肿大,痛苦地呻吟。三月二十八日中午,母亲和我守在父亲床头,彼此痛苦地注视着,父亲渐渐停止了呼吸。从发病到去世,只有短短的五六天,随后传来了乡下的叔叔病逝的消息,据说也是染上了鼠疫。年老久病的奶奶悲愤而死。紧接着,住在美俗坊的四舅母以及她的父母、奶奶都染上鼠疫而死。”这是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第二十八次开庭中衢州代表杨大方的控诉。想起六十多年前的这段家族痛史,他不禁老泪纵横。


学习总结

细菌战是日军侵华战争的劣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些伤痛的记忆仍然历历在目……那是不堪回首的往事,然而虽痛苦,我们却不能将其遗忘,这是对历史的尊重,也是对死难者的一种告慰。

我们铭记细菌战受害区遗址所承载的惨痛历史,其目的并不在于煽动仇恨或是引导惨无人道的屠戮,而是要让现今每一个沐浴在阳光下,在和平年代中成长的人们,都去深思何以会有那样可怖的历史,并以此为鉴,警示未来。青年一代的我们,不仅是民族未来的希望,还要意识到自己肩担守卫家国的使命,我们要好好学习,铭记历史,砥砺前行,积极投身祖国的建设与复兴事业中,只有祖国强大了,人民才不会受屈辱!



来源于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初审:张文潇

终审:狄伟锋

浙江师范大学党员之家版权所有 © 1998-2015
电话:057982298931 电子邮件:dyzj@zjnu.cn
地址:浙江师范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三楼 邮政编码:321004      管理登陆